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吃瓜娱乐1年前 (2023)更新 热舞主播
410 0 0

ChatGPT 这东西,最近算是彻底火出了圈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作为一款由OpenAI开发的人工智能聊天软件,该程序在一些人的眼里具有革命性的意义。

有人说,这玩意儿可以在一夜之间让无数人失业,也有人将之称为是能取代Google的新一代搜索引擎,甚至还有人声称用ChatGPT写出了毁灭全人类的计划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各行的大咖纷纷下场尝试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各路的资本竞相加速入场。

所以,这个ChatGPT真有人们吹得那么神吗?

为了一探究竟,我们跟ChatGPT聊了一个下午,发现这AI确实是有两下子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界面

概括来讲,和之前的那些聊天机器人相比,ChatGPT更有“人味儿”,更像那种我们理想中的AI顾问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你可以用聊天一样自然的语言,向ChatGPT提出各种比较实际的要求。

比如,你让它写个视频脚本,它会根据主题给你列出各种要点;

你询问它如何系统地学习和了解一门知识,他会给你搭出一个相对清晰的知识框架;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还有ChatGPT最擅长的领域:写代码。 

就算你毫无编程基础,也可以用ChatGPT,靠“俺寻思”和“说人话”编出一个立刻就能跑的程序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而如果你就是个程序员,那么这AI则可以检测出你写的代码里都有啥毛病,并提出相应的修改建议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让ChatGPT用莎士比亚的口吻写说唱歌曲,用3岁小孩也能听懂的方法解释资本论,提出消除贫富分化的N点建议,等等。 

在国内微博大V祝佳音老师的悉心调教下,AI甚至学会了如何当一个地道的老北京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而浴中奇思老师则让ChatGPT学会了如何抢他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啊对了,还有下面这张微博截图: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总之,有了ChatGPT,各行各业都迎来了其不同程度的“新纪元”。

像在哥伦比亚的卡塔赫纳市,就有个叫胡安·帕迪拉的法官,在处理一桩和医疗支付有关的案子时,向ChatGPT询问: “自闭症未成年人是否可以免除支付治疗费用的责任?”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在得到了AI的肯定后,胡安做出了最终的判决。

而在医疗领域,有一个叫普里特维·桑塔纳(prithvi santana)的澳大利亚大夫,在TikTok上发视频,震惊于ChatGPT不但能根据他给出的病情,极其快速地对病人做出诊断,还能察觉到相似病历之间的细微差别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“ChatGPT 可能会取代我作为医生的工作。”桑塔纳大夫预测道。

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,在隔壁的传媒业,大巨头BuzzFeed已经开始计划在编辑部大规模部署 AI 系统。

用CEO乔纳·佩雷蒂 (Jonah Peretti)的话讲,就是在今年,“受AI所启发而生产出的内容,将会成为公司的核心产品之一”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顺带一提,BuzzFeed下出的这步“AI大棋”,让公司的股价在几天内暴涨175%,而在一个月以前,该公司刚刚裁掉了180名人类员工。

同样作为内容生产者,这着实让人感到脊背一凉。

但至少从短期来看,我们的世界和那个 “AI全面接管工作,大面积人类失业”的后卢德主义时代之间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因为ChatGPT虽然着实机灵,但在许多地方还是一如既往的“愚蠢且死板”。

首先,就是ChatGPT并不是全知全能,它所能给出的许多答案都是错的,有的甚至错得相当低级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像挪威有个17岁的女孩Tale Djuve,为了完成作业问ChatGPT: 2000年以后,我们挪威出了哪些英雄人物?

而在ChatGPT的回答里,女孩看到了缅甸政治家昂山素季,以及2011年挪威最臭名昭著的大屠杀恐怖分子,安德斯·贝林·布雷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
而且,这AI的思考方式真的相当“单纯”:如果你的提问本身就是错的,那么它就会有一定概率,沿着你错误的方向回答下去。

ChatGPT 果然又被用来恶搞了
这里的提问是:周杰伦写过哪些经典的歌词?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